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在伯孜克里克,所有庙宇的方位都经过了设计,同时面向着一个大型平台开放,这使整个建筑都具有了一种整体感。为了将宏大的庙宇奉献给佛或神,信仰者在这个条件简陋的地方处心积虑,因为虔诚,他们想尽9 B U t s O了一切办法。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然而,也就在庙宇恢宏的伯孜克里克,僧侣们居2 ~ & f z M $ 8住的地方却是另一番情形。在庙宇的边缘,所有僧房一律是低矮而昏暗的。一些房间不足4平方米,有的仅能蜷缩而卧。许多僧房采用地下挖掘的方式以抵御盛夏的酷热和隆冬刺骨的寒风。僧房里自然也无一例外地没有灯,天光从那些狭小窗格中投射进来,提供了日e h t e =常的照明。所以,考古者在吐鲁番的石窟遗址中几乎没有发现到燃火灯具,灯和光更多的是落实在壁画上的。

吐鲁番进入15世纪以后,石窟X / H a ~寺遽t c Z m m然破败寥落,佛教开始淡出,香火渐渐熄灭,咏诵的声音戛然而止。直到20世纪初,这块遗址突然不再沉寂。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1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1905年,勒科克携带吐鲁番壁画刚走不久,俄罗斯中亚考察委员会的鄂登堡便从敦煌7 q v R $ m 8 d赶到吐鲁番,他仅用10天的时间就将切割的伯孜克里克壁画装满了100箱带回俄国。

2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1910年,日本净土真宗西本愿寺的长老大谷光瑞组织的探险d b R队来到新疆,橘瑞超作为主要成员在吐鲁番四处搜寻,e i x在阿斯塔那墓地,他挖出了@ 5 c S大量古代文书和丝织品,今天,7000件古代文书收存在日本龙谷大学图书馆,吐鲁番的部分壁画则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其他博物馆中$ v f,而另一部分壁画滞留在韩国,现收藏在韩国国立博物馆内。一些壁画残片就出自伯孜克里克,而没有人知道画面中的断臂又属于哪个身躯。

3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19; O q 3 . H 513年,斯坦F T E 2 | .因带领英国探险队来到吐鲁番,当他看到被勒柯克切割后的石窟残壁时,对德国同行的粗暴行为感到十分惊愕。斯坦因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吐鲁番考察,然而当他离开这个地方时,仍然没有忘记将满满100箱的壁画和文物运走。因为当时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吐鲁番的壁画便被径直运到了那里。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印度国立博物馆馆长介绍壁画说:“这一部分显示的是菩提菩萨和前生的菩萨,它们来自伯孜克里克那个非常有名的中亚地点。这处场景显示的是菩萨前生的故事。菩提菩萨站在一朵盛开的莲花上,戴着很美的项链。在这边,你可以看到许多其他的神也站着,这些是头发,已经灰暗了。另外的菩萨也许在这里,可是这部分在国立博物馆中是没S A - o有的。”

文明面具下的人性:粗鲁的掠夺者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