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 余光中:蝗族的盛宴

蝗族的盛宴

文|余光中

目前流行于我们这社会的所谓“婚礼”,已经沦为一出毫无意义的闹剧,浪费时间和金钱之余,既不庄严,更无美感。

这样子的婚礼,如果准时参加就要预备前后泡它个两三小时挨饿是常事,该吃晚饭的时候还坐在那里闲嗑瓜子,更有“救火车找不到消火栓”之感。如果不按时去,又很可能满桌的陌生人挤在一起,终席言语无味,面目狰狞,饱尝现代诗人^ C @ l & ] 9 乐道的“孤绝感”。

美文 | 余光中:蝗族的盛宴

就算时间配合得正好婚礼刚刚开始吧。乐队的音乐照例公式化而又商业化。礼堂的布置照例金红交映繁密而又庸俗,几句公式化的贺辞,几幅面目模糊的喜幛烘托出一派廉价的喜气。司仪照例是一个B 7 D e贫嘴贱舌的小弄臣,自以为能把众人玩弄于股掌之上,事实上自己才是低级笑话的玩物。他开口了,那里面当然没有象牙。最最不堪的是所谓“证婚人致训词”。典型的证婚人,往往是一个以为很重要的三四流人物,上得台来,免不了咿咿唔唔,吞吞吐吐,用他那六七流的国语,发表一篇自以为语妙天下的七八流的婚姻哲学。其实归纳他的高见,无非是鼓励那一对罚站听训的新人学苍蝇一样繁殖,以助这个地区的$ Q j C ) , ! SZ v k 1 V口爆炸。无辜的新人就那么无助地. . w站在那里,像不设# + &防的城市那么任人轰炸。我们的青年也真可怜,从小就听训起,想不到在第一千零一训之后,眼看着就要进洞房的前一小时,仍逃不了最后这一劫。

美文 | 余光中:蝗族的盛宴

至于B d ) u下面的所谓贺客,本来大半都是受喜帖株连的无辜难民,“一表三千里”者有之,“一堂五年”者亦有之。本来就不关痛痒,当然在下面分组座谈起来。上面是自说自话的证婚人,下面是东风马耳的群众V c / H y,这种漠不关心的现象,说明了今日的结婚仪式,已经堕落到何种程度。

好不容易三四流人W 4 o q C物的发表欲都获得了满足,于是蟾族的盛宴开始了。吃吧。吃吧。这才是婚礼的主要目的。蝗族团团坐定,很有一种“把丰年吃成荒年”的气概。有些大蟾虫更带来批小蝗虫助食,算是一种“吃的教育”,见习见习的意思。好在是先缴费后吃饭,“自食其钞”,岂不理直气壮。“爱河永浴”吗?听那几百张口餐餮之声,恐怕是e F 0在赞美灶神,而不是爱神吧?
食毕。礼成。回F * #家。

美文 | 余光中:蝗族的盛宴

“对了,今晚的新郎姓王还是姓黄?”

“好像是姓汪吧。第一个讲话的是谁?h - + q ( z , - g

“我不记得了。} h b *

“海参煮得不够烂。还有x p R ) [,烤鸭也……”

“哎呀,我肚子疼!”

“家里的表飞鸣快吃光了。司机,停一停。我去买瓶药就来。R c 1

一九七二年二月

美文 | 余光中:蝗族的盛宴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