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上一篇我们讲到了庆元党禁,接下来我们说说党禁结束后发动的开禧北伐。

开禧南宋宁宗的第三个年号,铸有元宝与通宝两种年号钱。它们与庆元通宝钱一样,如果仅从钱币本身来说,都极为普通,几乎没有什么可说的。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p # - 5 /禧元宝

但是,P d 2说到开禧通宝,我们必然会想起B 3 h开禧北伐。这是因为,开禧通宝作为南宋那场军事冒险见证者,极具警示意义。

它不但没有像战争的发动者韩侂C ) & V,当初改年号时所希望的那样开门见喜、收复中原,而是以惨败告终。更悲惨的是:韩侂胄S ) m S本人作为当时南宋最有权势的人物,竟然被反对者刺杀。而南宋朝廷为了满m w z ( S x +足金国的议和条件,竟然将大臣的首级献给了敌国。

这不仅是韩侂胄个人w 0 ; ? V u f的悲剧,更是整个国家; s 0 ! E ^ P的耻辱。

这种世所罕见的、穿越式的剧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开禧通宝q ] ( + P

下面就通过开禧通宝,将大家的视线带回到E i M 9 C Q n八百多年前的南宋开禧年间(1205-1207)。给大家说说:

韩侂胄为什么要执意发动那场I . D i v t @ f叫“开禧北伐”的军事冒险?南宋朝廷最后又为何要选择那样F S k ` L % B 一种屈辱的方式议和?

这要从庆元党禁之后,韩侂胄的顾虑说起。

韩侂胄利用庆元党禁,将政敌都逐出朝廷,掌握了军政大权。鉴于自己外戚的身份以及赵汝愚的教训,他并没有接受宰相之类G s 4 : z } s的官衔,只是先后接受了开府仪同三司、少傅、少师、平原郡王、太傅、太! h c C师、平章军国事等荣誉头衔,而没有实际的官职。但是,还是招来了朝野的抨击,尽失人心。正好这时韩皇后又去世,与韩侂胄关系不好的杨贵妃被立为皇后,更使他深感不安。如何才能保住既得的6 N C M : 8 Q R Z权位?韩胄对此忧心忡忡。于是,有人劝他“7 R , @ L U N - [立盖T t _ K + i | q 3世功名以自固”。

那什么样的功名才能算是盖世功名呢?

北伐金国,恢复中原。这是自靖康之耻以来几代臣民都梦想实现的愿望,所谓的盖世奇功莫过于此!于是,? P k o ]在嘉泰三年(1203)岁末,韩侂胄决定做一次军事冒险,希望能够建立奇功,以此巩固他在朝廷上取得的权位) X ?C ) 5 z 9 _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韩侂胄像

这种冲动产生之后,? Q a 2 n {韩侂胄并没有马上发兵,而^ b } @ /是认真做了一盘准备。

当时在金国的北部,成吉思汗开始崛起并逐渐d ; + ; @ } d t统一蒙古各部,与金国之间战事不断,宋金对[ V + # c峙的格局出现了有利于南宋方面的变化。韩侂胄曾经在淳熙末年与庆元初年两次出使金国,对金国的情况略知一二。

它虽然想开战,但是顾虑人心舆论的向背。他的心腹就有意渲染金国已陷入内外交困,“仅延残喘”,并对非议者实施打击迫害,使b E : E D 7 , 得舆论迅速向北伐主战一端倾斜。

于是,韩侂胄认为北伐中原的时机已经成熟,4 T { 8 _ z * 4便接受其党羽陈自强苏师旦等人的建议,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北3 b 2 :伐的准备。

首先,为了缓和、消除南宋朝野因为“伪学逆党”之禁所结下的恩怨矛盾,韩侂胄于宋宁宗嘉泰二年(1202),以朝廷的名义正式宣布解除党禁,追复已死的赵汝愚、朱熹等人的/ ! *官职;

其次,为了激励人心,又于嘉泰四年下令在镇江为取得“黄天荡大捷”的韩世忠立庙,追封抗金英雄岳飞为鄂王,并追夺主和投降派^ 1 K m _ @ 7 I的代表人物秦桧的王爵,在社会舆论上倡导了主战的调子;

最后,是在嘉泰四年岁末决定第二年改元“开禧H t / D /”,取太祖“开宝”与真宗“天禧”年号各一字缀合而成。开宝年间平南汉、取南j H f ] A % 4唐,基本奠定了统一的版图;天禧年间则是澶渊之盟以后真宗统治的太平盛世。因此,新^ S (的年号“开禧”昭示着/ I H C要开门见喜、恢复w 8 - ` 6 t中原。

这样韩侂胄就在F { I k L = P政治导向、舆论宣传上为北伐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

就在当时朝野上下都充满了主战声音的氛围下,颇知经世致用的叶适和深谙兵韬武略的辛弃疾,虽然平生都极力主张北伐,收复中原。但是,此时的他俩始终比较清醒。

叶适认为宋金强弱之势未改,实政实德之事未修,因此主张务实备战,反对仓促伐金;辛弃疾更是在北伐的前/ F A一年,以一首《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对即将到来的北伐表达了深切的忧虑:d G W“元嘉草草,封居胥,赢得仓皇北顾”,以刘宋元嘉北伐草率出师、仓皇败北的历史教训,反对朝廷贸然开战。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T o & ^》“元嘉草草,封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但是,只想建立盖世功名的韩侂胄,根本不顾n o M u A Q : +这些建议,认为既然已经赢得了社会舆论的支L E r G _ R持,就没有必要再让辛弃疾来分享唾手可得的功名,于是就借故解除了辛弃疾的职务。

北伐的战幕是开禧二年(1206)四月下旬拉开的,宋军兵分三路,从长江上游、中游、下游三个方向,对金朝不宣而战,宋金第四次战争由此爆发。因初战顺利,南宋群情激昂,韩侂胄于是请宁宗正式下诏伐金。实际上,他早就在筹划这篇北伐出师的诏书了,最初他想让叶适来草拟,欲借其大名,制造轰动一时D a K G 6 ) v 8 ]的宣传效应。叶适借口有病,说:“我做一F E (篇诏书要十天半月,恐怕误事”给推辞了。

宋金战场上的形势很快就发生了逆转。就在南宋正式对金宣战的前一天,宋军进攻V X S ] ! =蔡州时遭遇挫折,撤退之时又发生了大规模的溃败,损失惨重。金军则乘势反攻,南宋各路军队节节败退k Q 3 d F o 3 ~ Z。四川宣抚副使吴曦甚至投降金朝,并割让关外四郡,金朝则册封吴曦为蜀国王。

到了这一步,宋军已经没有再组织进攻的可能了,该轮到金军后发制人了。于是,宋G 0 g 5 D ^ & j C军溃败、城池失守的边报不断传来。得知金军已经逼近长江防线后,韩侂胄“为之须鬓俱白,1 j : P _ j | H困闷莫知所为”。他虽然已经认识到建立盖世功业的美梦已成泡影,但是,战端已开,面对败局,他该如何收场呢X l

韩侂胄一面拿出家藏g , | 8 } F U K的先朝赐予的金器六千两献给军费,以鼓励军队的士气;一面派人与金军接洽议和,打算在不伤体统的情况下与金朝议和,结束战争。然而,金军却不肯轻易休战,c p R L s +提出要宋廷罢免挑起战端的首谋奸臣韩侂胄作为议和p L ] O # f Z %的前提条件,韩侂胄闻之大怒。不久,金军又进! 0 L ] o一步提出要将韩侂胄绑赴金朝或? H J u C ; | ;函首以献方可议和。

韩侂胄当然不会以自己的头颅6 Q # h R ) l d作为与金人议和的筹码。但是,他既缺乏对金国内外形势的深刻f s % W ; I [洞察x V 0力,又不可能用人得当,措施得力,凝聚南宋军民之力筑起一条抗金防线。这时因为传来吴曦反叛已被平定的消息,韩侂胄于是又下定决心要与金军血战到底_ - Z 9 J {,并轻率地宣称“有以国毙”,意思就是要把整个国家捆绑在战车上同归于尽。这使得都城震惊,朝野疑惧,唯恐祸在旦夕。于是,以杨皇后皇子和礼部侍郎史弥远等人为首的主和派在私下秘密串联,决定暗杀韩侂胄,然后遣使向金国请和,以结束战争。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杨皇E k ( l P # l } 后像

开禧+ @ N A 3三年(12G S G 1 [07)十一月二日早晨,史弥远指使宫中卫兵,在韩侂胄上朝的路上将其挟持到玉津园的夹墙内打死,在随后的朝议中认为“和议重事待此而决,则奸凶已毙之首又何足惜”。于是决定挖出韩侂胄的棺木,遵X P + } l照金朝的要求,砍下头颅函送金军。最后于嘉定元年(1208)签订和约,改金宋叔侄之国为伯侄之国,岁币由银绢各二十万两匹增至各三十万两匹。此外,还需另外付给金军犒军银三百万两。

金国收到韩侂胄的首级w N 5 ^ w b [ ( y后,举行了隆重的K j n献受仪式,庆祝对宋战争的又一次胜利。庆典结束后,将首级高悬于旗杆上,并配有画像,让百姓围观。后来金国认为韩侂胄“忠于其国,谬于其身”,追封为“忠缪侯”。将他的首级安葬在安阳他的五世祖韩琦D I h W ^的旁边,并将此事报告南宋,显然含有嘲讽之意。即比起你们本朝来,我们敌国的评价似乎更加公正些。

见证了南宋一次军事冒险的钱币

史弥远像

C Q N ~ S . Z T们虽然不能因为韩侂胄保藏私心,轻率用兵而谀其为抗战派的代表。但是,他所发动的开禧- 5 u s北伐毕竟是以国家名义进行的。将他诛戮并将首级献给金国,既4 , G是南宋有辱国体的奇耻,对韩侂胄本人也失公允。不但被金国看不起,也丧失了民心。这反映了史弥远之流的更加无耻与无能。

从此,在史弥远的操纵之下,南宋更是江河日下、日薄西山,等待着最后的灭亡。

文章来源:永生说钱

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