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地皮的那些事

铲地皮的那些事

我是个九零后。从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来看,可以说是赶上了学习泉识的好时机;但从铲地皮来说,却真是赶上了比铲铁皮还难的时代。

记得有次下乡,有个老大爷拿着一z S e枚“乾隆通宝”轻蔑道:鉴宝栏目看了没,老物件都几十万,幸亏我懂行情,要不就被你这小毛孩子给糊弄了

虽然这只是个例子,但是管中窥豹,此一线早{ m r x ;已非彼一线啦!H d - 0

下面我就随便讲几个铲地皮中遇到的趣事,这些事情稀奇古怪。民间么,传奇性强,一般都看得了开头猜不到结尾。

铲地皮的那些事

竹篮打水一场空

凌晨七点,贴吧私信把我吵醒。我睡眼朦胧地打开手机,心想又是找我鉴“宝”的么?

私信好几条,此人异常兴奋地样子,且每一条都用感叹号结尾:“你是郓城的啊!G ` T 1 = z”“我在郓城吧看到你发的铜钱帖子哎!”“我们村子水塘出了好多古币耶!”“我家就在xx村,你过来玩吧!”

看到这一连串的信息,我s a . ( ~ F 5 ;神经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回] u . I 3 m复到:I H = ;“好哥们,留个电话,# d I / h l &我这就过去!”

随后此人又发了一枚模糊的水坑“熙宁元宝”,说挖出的都是这玩意。恩,宋钱,希望有大观@ W y k D s v q 0折十,我想。同时我也庆幸前两天在老家的贴吧里发了寻泉贴,这不,大鱼上钩了F ; E

匆匆吃罢饭,我就和小帅D 7 e ( | 4 -(我的搭档)骑上山地车,马不停蹄地朝三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奔袭而去。

气喘吁吁走到之后,一个青年汉子接待了我们。他姓唐,说话豪爽:} p K 0 F ? v l 8“水塘里除了铜钱还挖出好多瓶f w ] x a *瓶罐罐,你看看,和水浒传上的一模一样!”说着打开摩托车后D G D ! u {备箱,一堆宋代烂瓷片子呈现在我的面前。其中还有几片被这哥们用502给粘到了一起。看来他是想复原一个完整器。

“哥们,你用502粘是不行的。”小帅说。

小唐嘿嘿一笑:“我们村是风水宝地,随便找个位置,掘上两米就有铜钱和瓷片。”

我们听后更加兴奋并直接要求他带我们去“事发现场”。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水塘除了水还是水。关键是这水还汪洋一片,波涛汹涌。

“小唐,这么多水咋挖的?”我忍不住问。

唐哥挠了挠头:“其实都是去年挖的。”

w ; m E也是无语了,但是想到这个村确实出了不} # _ ? ~ . g L少东西,于是准备去村里吆喝两嗓子。村民听到吆喝纷纷走出家门。一位老大爷表示我们这是来对地方了,因为这里家家都不缺古币。

大爷,您别光说,倒是拿出来r M c ) N b 7 -看啊,我笑着说。

大家面面相觑,问价的倒是不少5 ] o r J r e,但拿出来[ Y e M b A 2的却寥寥无几。

终于,一个大妈回家拿出六枚h j h 0 P ,我兴奋不已。大[ L C S ( X v .妈却凌厉的避开了我的手,似乎那些铜钱一经我手就会不翼而飞似的E ( T M。她小心翼翼地把铜钱摊开在手掌上:我拿着,你看就行。

我一看顿时傻了T a ~ j g i [ 5 3眼:竟然清一色皇宋通宝,大篆小篆就是没有九叠篆。哎,; : - = T =说笑了。谁都想不到想到六枚竟全都是皇宋,这概率恐怕比看到靖康的概率还小,真不到这大妈怎么挖的。最终我们婉言劝退了大妈,大妈嘟噜着不识货的小子就愤愤离去了。

刚才那大爷又说话了:“元朝的能值多少钱?”

难道出大元了?我心想。不会吧,这大爷也不像认识八思巴文的主啊。

“大爷,你怎么知道是元朝的呢,元朝的很贵的。”我说。

小帅此时给我使了个眼神X S 0 ) 6,意思是要稳扎稳打。

“就是元朝的,上面写着呢。”大l W O _ s %爷斩钉截铁。

这样吧你拿来看一下,我说。

“多少钱。”大爷问。

“先看东西再出价。”小帅说。

“多少钱。”大爷依旧重复着词儿。

“如果是真的大元,不漏不裂j x d ) I,200元。”我无奈答M G r / * ^ C d 6道。

“还少。”大爷不懈的摇了摇头。

“哎呀,大爷你就别卖关子了,你那铜钱说不定是假的呢,要不你怎么不拿出来。”我激将道。 ^ u a x D C p

大爷一听这话不乐意了,顿时青筋暴R ^ (起:“绝对真的!”说着大步朝自家走去。片刻,这枚“元朝的”才呈现在我们面前。只见此钱并非八思巴文,四个纯汉字:元祐通4 7 : T c K f宝!

大爷指着“元H 5 n祐”% 7 G n [ t M X的“元”字滔滔不绝:这不是元么,这就是元

就这样一上午过去了,h C x b ! W别说大观折十,就连{ H P ` 2崇宁都没遇到几个,遇到了也没能收过来。

总不能空手而归吧,遂要求小唐带我们去河边捡瓷片。q # j # U捡了半天,都是些指甲盖大小的东西。

小唐还不错,临走时白Q s - o Y v送了我们几枚宋币,并约定下次水g d X v k v = #塘没水了一定打电话叫我们来

哎,激I , ? % N m S 6动了一天,一个好币没收到。P , Z ;但从此结识了小唐,在以后的日子里小唐跟着我们走向集币之路这又是后话了

铲地皮的那些事

大的值钱

一次下乡,遇到一户奇葩的人家。这家人认为铜钱的个头和铜钱的价格是成正比的。他们向我出示了一捧用红布包裹着的“大物件”:北宋折二,崇宁重宝,川元一百文之类的。但= } A ; )是一堆普通小清钱却被丢在抽屉的角落里,其中我在抽屉里看到一枚康熙满汉漳。

小帅问他们古币怎么卖。

当家的说:“500一枚不议价。”

小帅又问抽屉的那些小的呢?

当家的思考了两秒钟:“小的300就行。”

我正准备走人呢,却突然想起我还带了一枚巴掌大的假太平天国% B P z /呢,这是我早年吃的药。

我灵D A ^ # C % c )机一动:“今天出门忘带钱了,口袋里只有20块,这样吧,20块给你,. K B ^ E再给你一枚大铜钱,我换你一枚小的,我们是收藏的,不是贩子,你抽屉里那枚我正好没有。

当家的看了看我的筹码,那枚黄亮的太平天国足足比{ _ J W b / .他的康熙大个几十倍。于是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末了还推脱不收我的钱。我把钱强塞给了他,这才离去。

临走的时候我舒了一口气:这家人真是奇葩啊!

“你这步棋走的更奇葩!”小帅拍了拍我。

柳暗花明又一村

早就听说城南有一个拥有好几串古币的老大爷。但是老大爷脾气不好,一S : y R { q & A般人是很难从他那里收走东西的。

当地同行告诉我,这老大爷漫k = B天要价,有时w h Q w候要五十一个,有时候要一百一个,普通清钱,根本没法收。

一天我们正好经过城南,就打算去碰碰运气。

老大爷知道我们的来意之后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你们都不实在,和你们谈不成!”

小帅赶紧上+ * 1 e _ N +前递了一支烟:“大~ ` , ; S r C K L爷,你看我们h { x都来了”

大爷重新审量了我俩一眼:“那就让你们看看吧。”

这些铜钱大都是传世黄亮品,只馋的我流口水。小帅问道:“大爷,你这是论个还是论斤啊?”

大爷听到论斤二字后情绪开始激动起来:“谈不来,谈不来,_ , 6 , ^二百一枚,少一分钱也不行!”

我一听200一枚立. b Z [ l @ 2 , /马瞪眼了,心想0 V s -这次又白来一趟了。别说二百了,就算两元我也未必能通吃了。

这时候大爷已经在收拾古币了,我无奈起身准备c 5 {离去。但也正在这个时候,我然发现了“泰昌”字样!

我一把从大爷手中夺过那一串古币,只一下就掐住了那枚泰昌:“二百可以!”

x j ? $ W ! # 1 d帅呆呆的看着我。

大爷X % q z I ^ ~ v #面对预料之外的转折也@ c W | X m愣住不知说什么好了。

“这个我今天就带了200元,u F c所以我只能买一枚,我不是贩子,我主要是喜欢这个。L z W H M”说着我把二百元大F . w钞递到了大爷手中。

大爷接过钱后竟有些扭捏了起来:“这个”

我麻利的解下那枚传世黄亮泰昌通宝之后大爷却道:“你再多拿两个也无妨”

I B 0 j 5 3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嘴上客气说不用不用。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两枚雍正。但是最4 E C终我又放下了一没雍正i o $,把它换成了普通乾隆

走到路上却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因为这大爷有可能一辈子都卖不出去剩下的古币了

邪门的雨

2015年夏天我在农村老家闲得发慌。但小帅周一到周五却要上班。于是我们铲地皮就只能选在周末。

老家h 2 Z N I七月份的雨最具偶然性,连天气预报都报不准。不知是巧合还是天公故意不作美。我们整个七月份只要出去铲地皮,那必然要被雨淋。有时零星小雨,有时狂风暴雨。几乎每次都是出发的时候V Z u 2 S还艳阳高} # P ^ &照,到了村上刚喊两嗓子就大雨倾盆了。为此小帅还自侃道:看来王也排斥铲地皮的啊!

也就是前文提到的那一次,去小唐的村子收宋钱。应该是我去年离开老A h 3 p D家最后一次铲地皮。回家的时候都傍晚十九点钟了。我和小帅潇洒的骑着山地车,一边欣赏着傍晚的云彩,一边谈论着这一个月来的# m U k = 9 $怪雨。

“哪有那么邪乎的雨啊,你看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么。”小帅说。

“你等着哈,按照常理,一会就要大雨如注。”我得意地说。

“哈哈哈哈”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雨不会再来了,更不相信世间竟有如此邪乎的事- A $ @ @ 6

行至一处小餐馆,顿感饥渴疲乏。于- 6 } 是停下车子,进去要了凉碟炒菜,两瓶啤酒。这家餐馆靠街的墙是透明玻璃,我们为了欣赏/ 7 D 9 O +这世间万象,就选择坐了窗边。

酒足饭饱我们正欲起身。

小帅却缓缓O S + d % i Q /将手掌贴在玻璃上轻轻u @ F E @ 4 H N p一擦。我视线顺着他的手掌移动。原来这几滴清澈的水珠,不在窗内,而在窗外。

咦,刚才吃饭还没见水珠呢。我说。

“又下雨了”小帅吐出了四个绝望的字眼。

于是我们冒着夜色,淋着细雨,郁闷的为今年铲地皮画上了一个湿漉漉v x L h的句号

后来小帅问我:你觉得咱们铲地皮有意思吗,风里来雨里去,受尽白眼和讽刺,到头来赚的钱甚至不够路费。

我却反问道:那我以后要是再邀你铲地( . W皮你还会去么?

“当然会啊!”小帅说@ W V C X

“为什么?”我问。

“因为我觉得有意思。”小帅说。

哈哈哈,我笑了。

是啊,铲地皮对我们九零后来说结果并不重要。趁年轻p t Z [ V,多看一些众& f . l生相,多吹一些风,多淋一些雨,其中甘苦,多年以后 d j细细回味必然甘美香醇P ) 4 E `啊!

文章来源:钱币学堂

如有侵权,联系我们删除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