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误认为“假钱”的两枚大珍

曾被误认为“假钱”的两枚大珍

金国是北方女真族建立的政权。原来臣属于辽,常受到契丹的欺凌。后完颜阿骨打于北宋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起兵反辽,建国号为金,都上京(今黑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白城)。

金代的钱币吸纳了宋钱的优点,钱文书法多为名家所写,铸工精美。除常见的正隆大定钱外,天辅、天眷、皇统、承安、泰和、崇庆、至宁、贞祐年间均有铸钱,多为古泉名珍。由于Q ? # Q j . 4 0 #稀少6 9 F l U _ | x的原因,金代多数珍泉发现较晚,从清末开~ ^ k w 1 a `始,陆续有至宁元宝、崇庆元宝两钱出s n k h j现,当时属于新见品,多数泉家认为P A / w { a伪,直到这两枚钱到著名钱币收藏家方药雨手里,才为其正名。

最早出现的是“至宁元n 8 #宝“,为王祖源在同治六年正月在北京琉璃厂购J ! _ H ^ 2得,王祖源是我国近代著名的鉴藏家,他的儿子王懿荣也是中国著名的金石文学家,王懿荣,因为第一个发现甲骨文,并将其断代为“殷商文字”,而被世界学术界公认为“甲骨文之父”。王祖源和王懿荣都是钱币收藏爱好者,王懿荣又以精研古币见称,与钱币名家鲍康- [ p(子e P ` 8 S { c年)、李佐贤(竹朋)、杨继震(幼云)、潘祖荫(伯寅)、胡义赞(石查)、吴大微(清卿)罗振玉(叔蕴)诸人多有过从。

王祖源得到“至宁元宝”时,当时泉界不相信天壤中有此奇珍,著名钱币收藏家李佐贤认为是崇宁钱改刻,鲍康也说像崇宁钱。两人力主为赝品,鲍、李二人的著作都8 [ J不曾将其著录,以至此钱被埋没了半个多世纪。王祖源在光绪十二年去世后,所藏钱币归j X g于其子王懿荣,王懿荣在庚子之变中殉国后,所藏钱币为刘鹦所得,之后消失了很长时间。

曾被误认为“假钱”的两枚大珍

至宁元宝折三 方药雨旧藏 现藏国家博物馆

/ 1 k E民国五年(1916年),泉界r r a I h又出现了一枚金代大钱,篆书“崇庆元宝”,“崇庆元宝”前谱不载,大如折五,形制与文字近似泰和[ d + _ G U重宝。四字作玉筋篆,旋读,光背无文。钱体铜色青白,制作精整,文字秀美,仿崇4 = j p M a m k宁钱制,此钱是一个叫王朴全钱商在民国五年得自辽东,后来抵押在钱币收藏家方地山处. 近代京沪诸多泉家仔细推敲,觉得仍不免匠I $ n 3 .气,皆甚为赝品。

曾被误认为“假钱”的两枚大珍

崇庆元宝折五篆书 方药雨旧藏 现藏国家博物馆

民国十年(1c R l 5 N O X + z921年)春天,郑家相在方地山处看到“崇庆元宝”, 肉间绿锈细如翠点,精美绝伦,叹为瑰宝。郑家相t % U ; T对方地山说,人都说是假钱,我| L i v v C q ~愿以300金买一可疑之品。方地山大笑说,今天才得到了知音,说郑家相是这枚钱的“伯乐”。方地山愿意出让。可惜质押期未满,郑家相未能如愿。以后,郑家相应上海某公司之聘去任职,已忘掉此事。

也在同一年,消失了二十多年的“至宁元宝”出现在山东,又辗转到了天津,遇到它的“伯乐” 张炯伯,当见到那枚被李佐贤、鲍康二人审定为赝品的“至宁元宝”,认为虽无绿锈,色泽甚旧,制作平整,文字精好,无可疑之点,遂以重金购得。送给当时的另一钱币收藏家方药雨看,并说,这样绝无仅有之钱,而《古泉汇》m x g 0 H不录,李、鲍两人,何其浅陋。方药雨说X L | ~ j e p ],很对,并以千金买下来。此钱遂归方药雨。南方的张叔驯在上海听到以后,曾打过电报求索,但是已经来不@ 8 b ( U m n及了。

方药雨得到这枚“至宁元宝”后,马上想到方地山的那枚“崇庆元宝”来,两枚钱币一“真书”,一“篆书( o s J u”,书体不同,但是其铜质、风格气质完全相同,由此可以断定折五篆书“崇庆元宝”必为金卫绍王“崇庆”年间所铸。于是马上去找方地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得到了这G ~ n - ^ g E M t枚“崇庆元宝”,两枚当时称为赝品,其实是绝世孤品的金代大钱,均归方药雨所有。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