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天启六年(1626 年)5月30日上午9时左右,京城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同时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滚动。巨响声中,天空丝状、潮状的无色乱云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像柱子那样直竖于城西南角。刹那间天昏地暗,尘土、火光飞集,天崩地陷,万室平沉。

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长1500—2000米,宽 6500米范围内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那样从天空中降下。

数万间屋、2万多人都被炸成粉状,瓦砾腾空而下,衣物远飞至昌平,死者皆裸体。正在紫禁城内施工的匠师们,从高大脚手架上被震了下来,2000人跌成“肉袋”。为皇帝出宫准备的仪仗队中的大象,因受惊从象房中奔逃而出,满街乱窜,践踏百姓,死者无数。

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据《天变邸抄》记载,大爆炸猛发之时,天启帝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大殿震动,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卫扶着他。但行到建极殿时,行至建极殿旁,有木槛、鸳瓦自空中坠下,天启帝的贴身侍卫脑顶被砸裂,一命呜呼。

天启帝喘息未定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张桌子下。同时,乾清宫大殿严重损坏,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侍奉皇帝进早膳的太监皆殉难,无人存活。不满周岁的皇太子朱慈炅在宫中被砸死。

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此事最奇怪的是“死、伤者皆裸体”,为空前罕见的怪事,令明末清初的名人学士大惑不解。

很多死者和伤者均赤身裸体,寸丝不挂。有一长班(侍从),巨响之后,帽子、衣裤、鞋袜一霎那全都不见了;有一人因压伤一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见街上妇女赤体而过,有的用瓦片遮住下身,有的用半条脚带遮掩着,有的披了半条褥子,有的披着一幅被单,一会工夫就过去了数十人,那人见了哭笑不得。

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由于前人对科学的认识有限,对于某些还不能解释的事情具有恐惧心理或是出于某种动机,会借助灾祸来表达一种“天怨人怒”的心情,加以渲染,夸大其神秘、奇异的成分。但那时的多种史料都作了类似的记载,可见像“脱衣”这样奇异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

由于放射状冲击波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强劲的气流使“脱下”的衣服飘挂西山之树,昌平教场衣服成堆,“衣服挂于西山树梢、银钱器皿飘至昌平阅武场中” 。

虽然爆炸后冲击波是向四面扩散的,但从记载中看,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厂中心区内,如石驸马大街到工部衙门一带是官府衙门集中的地方。爆炸后“官员人等死伤者难以计数”,冲击力量在东、西和北三个方向,以东面和北面更强一些,惟独丝毫未提及南面。

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爆炸究竟是如何导致“脱衣”现象的,有人认为是冲击波,对此有人提出异议。他们指出,冲击波在方向上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如果有的冲击波确实能冲击掉人们衣服,那它也不可能同时既能冲掉人们的上衣,又能冲掉裤子和鞋帽。因为,脱上衣、脱裤子和脱鞋摘帽各自所需的动作方式和用力方向是截然不同的。

脱衣现象也不会只是由龙卷风所致。因为龙卷风虽能刮掉衣服,但也不一定能把人们的衣服彻底扒光。相反,有时倒还可能会使衣服上某些部位的残片紧紧地缠在身上。

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一般当风速达到25米/秒时,就能拔起树木、摧毁建筑,而龙卷风的速度则在100米/秒以上甚至更大。如果在天启大爆炸中遇难的那些人仅仅是遇到了龙卷风而没再遇到其他因素的话,不可能还有人只是被吹掉了衣服却安然无恙,甚至有的还几乎是在原地不动。

也有理由说明引起脱衣的因素与静电无关。因为如果静电果真大到能够扒掉人身上衣物的程度,恐怕裸体者也就不会有活命的了,并且尸体上还应有被静电灼伤的痕迹。然而事实上,史料中却偏偏记述了有人虽然没了衣裳但却保全了性命,甚至毫发无伤的情况,可见静电也不是导致脱衣的原因。

天启大爆炸最奇怪的是人们的衣服被彻底扒光

为此,科学研究者提出了一种“高真空负压环境”的理论。认为,施展“脱衣”法术的始作俑者可能是爆炸时在一定范围内,在极短瞬间所产生的高真空负压环境。处在这种条件下,人们肉体和衣服间的空气,可能会立刻猛烈而又大大地膨胀。

这种膨胀,势必会导致衣服鞋帽向各个方向的自由空间尽可能地撑开甚至破裂。正是这种作用力会而且能够把人们身上穿的衣服—不管是上衣还是下衣,也不管是鞋袜还是帽子统统被膨胀的气体冲掉或撑坏并使它们离开人体。加之,当时正是五月末,又是干旱炎热的天气。人们只能穿单衣单裤,更容易被膨胀的气体撑开。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