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时间定格在更始元年(公元23年),地点是宛城。

夏天虽然到了,但春天的潮气并没有消散殆尽。刘秀的心情如同这季节的更替,波澜起伏,潮起潮落,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刘秀灌以“海水”的人是他的大哥刘縯。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也许是老天的眷顾,在昆阳之战中,除了刘秀立下奇功外,刘縯也功不可没,因为他拿下了军事重地宛城,不但给自己留有后退的安身之地,而且还给官军以心灵上的沉重打击。

王莽的主力部队被攻破后,其灭亡已是必然之势。刘氏兄弟立下大功后,威望、人气暴涨也是必然结果。

众人看刘和刘秀的眼光都带着崇拜,朱鲔等人看刘縯和刘秀的眼光却是毒辣的。别人的“高”衬托的是自己的“低”,朱鲔等人视刘氏兄弟为眼中钉、肉中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于是,朱鲔联合平林军、新市军的将领,轮番给更始皇帝刘玄吹耳边风,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杀死刘縯,以绝后患。

刘玄很快就在朱鲔等人的策划下,上演了一场“鸿门宴”。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宴席上,绣衣御史申屠建见刘玄犹豫不决,迟迟没有拔出倚天剑,立马上演楚汉鸿门宴的翻版,举玦示意。结果刘玄和当初的项羽一样,很矛盾,很纠结,思来想去,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鸿门宴”过后,刘縯依然我行我素,涛声依旧,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眼看刘縯连自己老祖宗的鸿门宴都忘了,他的舅舅樊宏急了,赶紧给他敲警钟。然而刘听了,还是一笑了之。

这时的刘玄在朱鲔等人的唆使下,开始对刘縯展开第二轮攻击。这一次,刘玄使出的是“苦肉计”,而这出“计”的主角是一个叫刘稷的将军。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刘稷和刘縯同是宗室子弟,刘视刘稷为兄弟、知己,刘稷视刘为兄长、主子。他和刘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

刘稷是个眼里容不下一颗沙的人。早在刘玄登基当天,他便不顾一切地以公开演讲的方式表示对刘玄的不服。后来他立了大功,刘玄表现得很大度,马上就封他一个头衔——抗威将军。刘玄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刘稷你有功,封你为将军,但你竟敢公然在背后骂我,违抗我的威,那就叫你抗威将军吧。

结果一根筋的刘稷却来了个拒封,公然抗旨,已犯了滔天大罪。手握刘稷把柄的刘玄,立马把刘稷打入死牢,并且定了死罪。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诱饵已经撒下,只等鱼儿上钩。事实证明,刘縯就是一只鱼,一只木鱼,一只笨得不能再笨的木鱼。他主动站出来为刘稷求情,并且据理力争。这给了刘玄亮剑的机会,他以“大不敬”为由,直接把刘縯送上了断头台。

刘縯的死,无异于晴天霹雳;刘縯的死,无异于沧海桑田;刘縯的死,无异于山崩地裂;刘縯的死,对刘秀来说,是支柱的倒塌,是海水的泛滥,是心头永远的痛。

给刘秀点燃“火焰”的人是他的妻子阴丽华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面对大哥的冤死,刘秀肝肠寸断、五脏俱裂、伤心欲绝,但在悲痛之余,他的头脑却是清醒的,他明白自己此时的处境。他就是刘玄手中的一颗棋子,任其摆布,毫无反抗能力。为此,刘秀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在刘縯被杀的第二天,他火速从汝南父城的最前线撤下来,单枪匹马赶往刘玄所在的宛城。

刘秀来宛城,不是为大哥讨回公道的,也不是为大哥发丧的,而是主动向刘玄认错的。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今后一定悬崖勒马,改正错误,唯更始皇上的命令是从。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兄罪弟认,刘秀深明大义的良好态度让刘玄惊讶不已。他本来准备好了屠刀,准备将刘秀赶尽杀绝,结果刘秀的表现改变了他的想法。出于愧疚和补偿,刘玄也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任命刘秀为破虏将军,封信武侯。

当然,这只是刘玄的权宜之计,他封刘秀的官位和爵位,只是为了暂时稳住刘秀的心,堵住天下众人悠悠之口。他心里深知刘秀是一只虎,一只可能比刘还凶猛、还可怕的猛虎。为了不放虎归山,他在加封刘秀的官爵时,还赏了他一套豪华别墅,名义上是让他好好享受生活,实际上是软禁了他。

刘秀当然明白刘玄的险恶用心, 为了彻底迷惑刘玄,为了韬光养晦,他每天饮酒作乐、醉生梦死,并且大张旗鼓地娶媳妇,对象就是他的梦中情人阴丽华

古人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刘秀派出的不是媒婆,而是媒公。媒公的名字叫朱祐。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朱祐没有让刘秀失望。本着“曲径通幽”的原则,他用尽三寸不烂之舌,把阴丽华的哥哥阴识搞定了。

原来,阴丽华身为绝世美女,引得方圆数百里的贵族子弟、文人异士纷纷往阴府里钻。他们来时是满面春风、心热如火,去时却都垂头丧气、心冷如冰,因为他们都没能满足阴丽华的求婚条件:一是非汉室宗亲不嫁,二是非将军侯爵不嫁。

这两个条件看似简单,却很苛刻,真正符合条件的人凤毛麟角,但刘秀却恰巧全中了。

刘玄诛杀刘縯后,刘秀用此招逢凶化吉,连阴丽华都愿委身于他

这年七月,刘秀和阴丽华喜结连理。新婚当晚,刘秀拥着、抱着如花似玉的新娘,却泪如雨下,大颗大颗的泪珠打湿了描龙绣凤的喜枕。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此时,刘秀既有伤心欲绝的悲愤泪,也有喜极而泣的幸福泪,还有忍辱负重的委屈泪,更有坚韧不拔的坚强泪。

总而言之,在刘秀人生最困顿的时候,是爱情的力量支撑着他,是心爱之人给了他向前的动力源泉。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