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位契丹使者,日本人糊涂了

看到这位契丹使者,日本人糊涂了

​唐朝灭亡之后,中原南北先后进入“五代十国”的乱世。

北方民族契丹趁机壮大,并占据了幽云十六州,也就是现在山西北部到河北中南部的广大地区,雄霸北方长达210年的辽王朝走上了历史舞台。

因为辽强宋弱的关系,此前臣服于大唐的朝贡国和族群,都相继倒进了辽国的怀抱。

比如高丽王朝,甚至在辽国的压力之下,与北宋断交近半个世纪。

看到这位契丹使者,日本人糊涂了

​但是,在大辽朝堂之上,却鲜见到拼力引进唐朝文化技术的日本使者

要知道,过去统治东北,与日本交流十分密切的渤海国,此时已经被辽王朝吞并,论地缘和历史来说,日本契丹之间的关系都不该如此冷淡。

翻开《辽史》,“日本国来贡”最早出现在辽太祖天赞四年(925年),但这次遣使并没有出现在日本史书当中。

等到下一次日本国使者到来,已经是160多年后的辽道宗大安七年(1091年)。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辽代史料里的这些日本使节,到底是谁?

事实上,根据《日中文化交流史》的统计,大安七年(1091年)的使团,实则是时任大宰权帅的藤原伊房所遣,大宰府是日本在九州设立的外交机构。

藤原伊房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做起了外贸生意,也就是说,辽国实际上并没有见到真正由天皇派遣的日本使者

这也和当时日本贵族沉迷享乐,未能进行积极的海洋外交,甚至严厉禁止偷渡出海有关。

那么辽国有没有派遣过使者去日本呢?

有过,但这批使者打的是“东丹国使”的名号。

看到这位契丹使者,日本人糊涂了

《东丹王出行图》局部

​消灭东北的渤海国后,辽太祖将渤海旧地封给了皇子耶律倍,改国号为东丹国。

因为渤海国与日本来往频繁,公元929年,耶律倍便选择了之前已经受渤海王之命,曾两次出使日本的裴璆,又一次肩负起通交的任务。

十二月二十三日,裴璆一行乘船到达日本丹后国。

这可把日本搞糊涂了,怎么这人前两次来的时候是渤海国使,现在却自称东丹国使?

看到这位契丹使者,日本人糊涂了

醍醐天皇画像

​醍醐天皇命大臣详细询问裴璆情况,然而裴璆对答“前后相违”,还对契丹人口出怨言。

弄得日本人都觉得裴璆既不能救故主于危难,又不能忠诚于新君,实在无耻。

禁止他们进入京都:“朕闻渤海之于契丹,世仇之国也。今汝怀二心,朝秦暮楚,为人臣者,岂一日如此乎哉!”

次年十月,面对日本的责问,裴璆等人无地自容,自能上谢罪书道歉:

“裴璆等背真向伪,争善从恶。不救先主于涂炭之间,猥謟新王于兵戈之际。况乎奉陪臣之小使,紊上国之恒规。望振鹭而面惭,咏相鼠而股战,不忠不义,向招罪过,勘责之旨,曾无辟陈,仍进过状。裴璆等诚惶诚恐谨言。”

东丹国作为辽国皇子的封国,使者遭到日本如此冷待,必然影响辽日关系,此后辽国再未向日遣使。

两国再无缔结国交的机会。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