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本文系作者Yui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972年的春节刚过,宁夏展览馆的领导马文忠带钟侃等人前往国家文物局汇报贺兰山下发现西夏帝陵的事情。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文物处处长陈滋德等人听取了他们的汇报后说:“宁夏搞周、秦、汉、唐,肯定搞不过陕西;以新石器时代文物论,也超不过甘肃陕西。你们要以西夏文物为重点,加以突破,就能取得在全国有影响的成果。”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西夏王陵遗址

从北京回来后,宁夏回族自治区革委会宣传部批准了进一步调查和发掘西夏陵的报告。春天的贺兰山依然春寒料峭,钟侃和他的同事开始对上一年冬天发现的那个编号为8号陵墓的土台子进行挖掘。2012年,我就当时发掘西夏帝陵一事采访钟侃时,对于当时的挖掘细节,老人也记得不是很明晰,但谈及1972年的收获时,他的脸上还是掩饰不住因愉快回忆而带来的笑容。开始,他们只是采集到很多西夏文或汉文字的残碑及带花纹、雕刻的石片、建筑饰件。对于考古学者来说,这些东西是具有意义的,但没有足够的刺激和兴奋,直到那四块石座的出现。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西夏文字残碑

在西夏王陵景区内的西夏博物馆,游人们至今还能看见那四座当时让钟侃感到刺激和兴奋的石座:顶部平整,中间有一方形眼,面向封土的一侧雕刻有非常奇特的人像,浓眉、突眼、乳房非常夸张地突出,双足露地。这个石座是做什么用的?它们怎么出现在王陵中?这座处处布满神秘的陵墓群,无言地向考古学者们发出了一道道挑战信号。

石座周围的大量西夏文、汉文残碑,帮了钟侃和同事们的忙。破解了那些文字后,他们才知道,这些石座是碑亭的碑座。中原王朝的碑座多为象征长寿的龟,这些人像碑座的寓意何在?碑座上的人像是男性还是女性?带着更大的兴趣和期待,他们的挖掘继续着。受制于当时的考古挖掘条件以及随着墓道深度增加带来的危险,他们请来宁夏石炭井矿务局的两位有经验的煤矿掘井工人,在墓道两边搭建了支护网。凌乱不全的人骨、散乱在地的铜门钉泡、武士的篮金甲片、蓝金银饰、金马鞍饰品以及被破坏的壁画,这些都悄然显示:这里曾遭到过盗掘。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西夏王陵博物馆

当时编号为"8”的陵墓,后来被正式命名为"6号陵” (便于行文,这座陵墓在后面文字中将统一称为“6号陵” )。墓室的挖掘并没有什么收获,但地下深达25米的墓道加上地面高达16米的陵台,使这座陵墓的整体建筑高度超过40米,甬道内发现的圆木最长的达4米,直径在9到22厘米之间。这些令在场的考古学者们感慨不已:这是一座具有怎样规模与气势的帝陵!

如果说经历了期待、艰辛后的6号陵墓没有带给考古学者们期许的成果,那么,在一座被编号为"101"的陪葬墓中,一个巨大的、出乎他们意料的惊喜来临了。当一个“牛角”样的东西出现时,大家起初并没有感到意外,只是出于考古工作需要的细心继续进行着发掘,直到大家屏住呼吸的那一刹那头完整的、1.2米长的牛出现了。当那头牛出现时,钟侃首先想到的是,这是一头什么型材的牛?木的?铁的?还是石刻的?当所有的浮土被清扫完后,答案出现了:銮金铜牛!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西夏文物銮金铜牛

商博良曾经说过一句贯穿他一生并成为其座右铭的话:“人们可以把埃及的泥土一颗一颗地扒开,不仅是要看看地下深处还理着什么,而且还要弄清楚,被埋葬的东西是怎么被放到地下去的。”摆在钟侃及他的同事们眼前的,不是如商博良所说的研究它如何放到地下,而是怎样将这个大家伙运到地面上,因为它太沉了——188公斤。而且,它所在的墓道距离地面近25米,相当于8层楼高。

如今,那头存放在博物馆里的铜牛,和那四座石刻支座,完美地演着整个西夏帝陵镇墓之宝的角色。隔着博物馆的玻璃,人们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它全身散发着柔和的金光。铜牛四腿呈内屈跪伏状,牛头高着,就蒙它陪葬的那些高贵身份的主人,曾高傲地雄视过中国的历史一样。它的两角弯出的优美的弧度,体现了制作者高超的制作技艺,也无形中印证了这样的观点:中国优秀文化的长卷中,边疆地区的王朝、部族、民众往往也绘就了精彩的篇章。牛的颈部宽厚有力,皮肤纹理清晰,蕴含着那个曾经以游牧为主的部族对牛的情感,对牛的尊尚;尤其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却又呈现温驯之态。和那头牛一并出现在甬道的,还有一件和真马一般大小的石马,后来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那个尚武重马的帝国,将马置于帝陵的道中,无言地表达了他们对马的情感和敬重。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西夏王陵石马

钟侃和他的同事们完成的这次挖掘,使整个中国考古界的目光一下子都转向贺兰山下。出土的支座、西夏文碑刻、独特的瓦当、勾滴等建筑构件,提升了考古界对这里进行第二次挖掘的期盼指数。1974年,贺兰山下的帝陵群迎来了第二次考古发掘钟侃依然在这个行列中。他们对6号陵的地面遗迹开始进行清理。枯燥的考古程序在一道一道进行,缓慢而有序的进展在一定程度上考验着他们的耐心。考古学者们在清理到东碑亭遗址时,一件造型奇特的石雕文物出现了。

这件文物由白沙石雕凿而成,整体近似一个正方体,长67.7厘米,宽65厘米,高57厘米,正面看是一个圆雕男性大力士。大力士面部浑圆,颧骨高高突起。两道眉毛,又粗又重,微微向上翘起。鼻梁又宽又短,略有残损。令人惊叹的是大力士双眼圆睁而外突,仿佛正在竭力将背上的石碑背起,耳边似乎能听到大力士发出的低吼。两颗外露的獠牙,使大力士显得十分勇猛,真有那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雄风。大力士的下颚顶在胸前,除胸前的肚兜外几乎赤身裸体,展示着雄健的体魄。大力士的肩部与头部平齐,胳膊肘向后弯曲,双手扶在膝盖上,两腿跪倒,整体上看是以十分夸张的雕刻手法再现了大力士生动而逼真的神态。22年后,国家文物局的专家们一致将这件石雕艺术品鉴定为国宝级文物,并正式定名为“志文支座”。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志文支座

随后,大量的石雕艺术品逐渐亮相于这片帝陵群。石雕是帝王陵寝中数量最多、题材最多、技法最为成熟、艺术价值最高的一类艺术品。中国石雕艺术史伴随着石窟和陵寝而发展一般的中原帝王陵寝中的石雕主要是石人、石兽、华表、望柱以及石牌坊、须弥座、栏板及柱头等,然而,在西夏帝陵中竟然出现了中原王朝帝陵中从没有的石雕作品:丰乳怒目的巨力士碑础。在2号陵的挖掘中,西夏文、汉文残碑数量越来越多。

当浮土被清理后个个刻纹流畅、字体工整的文字出现了,显示出高超的书法技艺。其中一块基本完整的碑额上面的西夏文,经专家破译后为“大白上国护城圣德至懿皇帝寿陵志文”。圣德是西夏仁孝皇帝的谥号,钟侃据此断定,这是仁孝皇帝的墓葬。这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被确定主人的西夏帝陵其他的陵墓主人,由于考古实据的缺乏,依然无法确定。从第一次挖掘开始,五年的时间过去了,钟侃和他的同事们,完成了对这片神秘的帝陵的身份确认及一些基础性工作的整理。一个与挖掘本身无关的现象,引起了钟侃的思考:绝大多数陵墓的土冢前都有一个或大或小、或深或浅的坑,这些坑是谁挖的?它们有什么用呢?

考古工作者什么时候开始发掘西夏王陵?他们发现了哪些重要文物?

西夏王陵

钟侃毕业后的27年,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毕业的韩小忙,没有选择文物遍地的故乡陕西,而是选择了前往宁夏。他刚来到宁夏考古所上班的第一天,就被派往西夏王陵3号陵的挖掘现场。几年后,他和前辈们一道基本摸清了整个帝陵的家底—在南起贺兰山榆树沟,北至泉齐沟,东至西干渠,西抵贺兰山下,东西宽4.5公里,南北长十多公里,面积近5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9座帝陵、207座陪葬墓。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