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作为两个古老的文明,古埃及人与古希腊人在文明开启的时代就有了亲密的接触。从贸易、文化到人口流动,双方的合作与冲突虽有间断,却延绵流长。最终,逐步进入盛世的希腊文明,开始以自己钢铁般的军事技术,反哺不断吸引他们的古埃及大地。

早期的接触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早期爱琴海文明时期 古希腊人就与古埃及有密切的联系

在古埃及,人们曾将克里特岛的爱琴海文明先民称为“克夫提乌”,意思是红皮肤的人。他们也将后来的迈锡尼城邦称为“绿海诸国”。

早在公元前14-13世纪,埃及法老的使节就拜访过迈锡尼、希顿尼亚、克里特等地,并从希腊先民那里得知这些人自称“达纳奥斯人”。于是在本国的历史记载中用“达纳加”称呼他们。在终结青铜时代的民族大洪水中,埃及法老两次击退汹涌的海民移民集团,并从中收编了一些名叫“达奈人”的迈锡尼后裔。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在尼罗河两岸击败海民入侵的古埃及人

在公元前11-9世纪,迈锡尼的后裔依然在希腊大陆坚守着阿提卡、优卑亚、阿卡迪亚等地去。他们山海相依,有着优良港口的阿提卡半岛和优卑亚出发东渡爱琴海。当时的东方,赫梯帝国只剩下了一些残余势力苟延残喘。两河流域的亚述帝国则如同乌云般滚动在东方的地平线上,还没有大举西进。于是迈锡尼人借助祖先的遗产和优良的地理位置修养生息。他们征服并收编了少量卡里亚人、米西亚人等原住民之后,形成了伊奥尼亚和艾奥尼亚两大族群。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不断入侵赫挮帝国沿海藩属的迈锡尼人

到了公元前8-7世纪,随着动乱的减少与技术的进步,希腊本土的人口日益稠密。但有限的土地资源迫使希腊城邦内部和城邦之间,开始了一系列内争外斗。

希腊半岛的减压阀就是向海外组织移民。于是城邦的统治者为巩固地位,失地农民寻求海外的新土地,工商业者为了寻求原料产地和市场,失势分子为建新政权,纷纷扬帆出海。小亚细亚的爱奥尼亚希腊人,在崛起的过程中向小亚细亚内陆扩张,但却遇到了新崛起的地区霸主吕底亚人。在多次被吕底亚击败之后,他们被迫转变扩张方向,向着黑海与北非殖民。而北非地区的局势变化,则给了他们以用武之地。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早期希腊城邦的殖民运动

在埃及,击败海民大军的第20王朝之后,各地就陷入了漫长的衰落时期。期间本土政权分裂,底比斯、孟菲斯等主要城市,都在地方土豪控制下各行其是。周边的利比亚和努比亚人则先后入主,建立了第22--25王朝等一系列政权。全埃及也一度处于南方来的“黑法老”的统治之下。

公元前7世纪的上半叶,亚述国王阿萨尔哈东和阿述巴尼拔,先后三次攻入埃及。他们击败了埃及的努比亚法老,并扶持上埃及的十几个诸侯作为代理统治者。这些小国中,赛易斯王朝的统治者普萨美提克是亚述人扶持的傀儡。但他深知埃及有着旺盛的本土排外情绪,如果不能建立一个立足本土的政权,那么一旦亚述霸权衰败,自己被推翻就是迟早的事。所以他最早立下志向,开始筹备反击亚述,复兴埃及的战争。

然而,他的傀儡身份给他号令本土人士造成了不小的阻碍。很多尼罗河三角洲的地方诸侯密谋起兵推翻他的政权。于是普萨美提克法老必须广开兵源,招募能征惯战之士为自己效命。这时,北方的古希腊人进入了他的视野。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来自南方努比亚的黑皮肤法老

人造的神谕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曾是古希腊世界智库的德尔菲神庙复原图

相传普萨美提克法老为了对抗亚述人,曾向希腊的德尔菲神示所求取神谕。祭司假托神明之口告诉他:会有青铜人飘洋过海助他实现霸业!

祭司说的这些人,其实就是迈锡尼时代之后,第一批来到埃及的希腊雇佣军。作为古希腊历史上重要的智库之一,德尔菲神庙具有消息灵通的信息网。神庙祭祀会广泛收集地中海各国的地理、军事和政治情报,并依据这些情报做出一些判断。然后,这些情报会以预言诗和谜语的形式,告诉求仙问道的王公贵族。由于希腊人多地少,纷争不断的事实急需解决。对其他地区进行军事和技术移民就是解决方法之一。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早期希腊重步兵 不折不扣的青铜战士

虽然如此,但早期前往埃及的希腊人十分有限。因为在这一时期,希腊人殖民的内部推动因素是寻找适合耕种的肥沃土地。几乎所有的希腊殖民地,都位于气候宜人、土地平坦肥沃且水源充沛的地方。希腊人还经常欺压各地的土著居民,对他们进行迫害,或者把他们卖为奴隶。

前往埃及的希腊先行者也不例外。他们主要是来自伯罗奔尼撒半岛、克里特岛,伊奥尼亚沿海和卡里亚等地,成员包括了海盗、商人和流亡贵族。这些人像《奥德赛》里描述的那样在尼罗河岸抢劫,并和埃及人发生了暴力冲突。公元前8世纪的埃及文献曾这样描述:他们在推罗的港口进行肮脏的交易。

但这些披挂青铜铠甲的武装团发现,实力不俗的埃及并不是好捏的软柿子。不过埃及人对他们的近战技巧大为赞赏,意识到他们就是神谕里所说的“青铜人”,认为他们可以加强埃及军队所欠缺的近战能力。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古希腊重步兵的军事素养恰恰是埃及人所欠缺的

充沛的武德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亚述帝国的内战给了埃及人以巨大机会

国际时局的变化给了埃及人以机会。当法老在韬光养晦时,一直秘密与亚述帝国的周边民族保持联系,寻找打击敌人的机会。这种远交近攻的策略,很快就有了结果。

公元前664年,在法老的积极沟通下,对亚述霸权不满的吕底亚国王巨吉斯,以亚述不愿发兵帮他对抗辛梅里安人为由,派雇佣军南下帮助的埃及人。此后,埃及和吕底亚经常合作,一南一北牵制两河流域的霸权。这队南下的大军中既有吕底亚本国的希腊式重步兵,也有正宗的伊奥尼亚希腊人和卡利亚人的重步兵。他们在埃及受到了埃及法老的热烈欢迎。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埃及法老迎来了彼岸的青铜战士

在以往和亚述军人的对抗中,埃及军队的劣势十分明显。在埃及中央的步兵阵线里,作为核心的重步兵使用高度及胸的矩形大盾牌、反曲刀、战斧和戳刺剑。但他们仅有硬化亚麻和皮革制作的贴身护甲,头戴亚麻布制作的头巾。有的重步兵甚至赤膊上阵,仅仅用亚麻织物保护裆部要害。只有少量贵族士兵会配有金属鳞甲。而他们的亚述同行早就统一了各兵种的武器和装甲,并明确规定了充当各兵种的阶级和民族。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埃及新王朝时期的军队 已经大大落后于外面的世界

亚述的顶级重步兵头戴尖顶的金属头盔,铠甲长至腰部,下身着紧身裤和护胫。他们携带可以覆盖全身的金属大盾,配备长矛和短剑。普通的重步兵虽然使用和埃及人一样的盾牌,但在个人护具上也更胜一筹。轻装步兵虽然没有金属制铠甲,但装备整体比较统一,基本上头戴鸟冠式头盔,使用更加灵活机动的圆形柳条盾。

在远程火力上,虽然弓箭手是新王国时代的埃及人引以为傲的力量,但他们的亚述同行却把这一兵种做的更为专业。和很多时候赤裸上身的埃及射手相比,亚述人同样做了轻装和重装弓手的区分。普通的重装弓箭手身着鳞甲,射箭时有随从在旁掩护。后来发展出的超重装弓箭手则有着多名随从护卫。一名随从携带柳条盾,并将其立在队伍之前,一名随从用圆盾保护弓箭手头部,第三名随从配备近战武器与靠近的敌人搏斗。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亚述人的军队在专业化及善战程度上都完胜埃及人

在侧翼力量上,埃及军队仍旧以轻盈的弓箭战车为主。这种战斗平台虽然十分轻便,但是本质上不是毁灭性的冲击型部队。在远程火力无法制服对手的情况下,这样的配置很难从侧翼冲杀敌阵。因为亚述人不仅有强大的贵族武战车兵,后期还发展出了弓箭骑兵和持矛的冲击骑兵。缺乏骑兵也就成为了埃及人的最大短板。

所以军国体制打造出的亚述军队不仅更加专业,各兵种的性能都远胜埃及的本土军队。再加上各兵种的配合度和战阵的灵活度在当时世界上都无出其右,所以相当于粗糙版亚述军队的埃及军队很难击败亚述人。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埃及人的轻装战车

在之前和亚述的战争中,埃及人唯一的一次胜利,是以人数优势在阿什卡隆消灭了一支亚述先遣队。之后,只要亚述大军长驱直入,在正面对抗的埃及-努比亚军队就必败无疑。尊贵的法老经常丢盔弃甲,甚至不战而逃,流亡到南方的努比亚地区。

和世袭职业的埃及人相比,脱胎于城邦体制的希腊方阵步兵有充足的财力做为后盾。在对城邦公民的教育里,军事技能属于青年必修的项目。公民们平时会用一定时间去体育场进行军事训练。在各种宗教节日中举行的体育比赛里,跳远、掷标枪、摔跤和马车比赛等项目,本身就是军事技能。所以和埃及人相比,希腊人在民风与体格上更有优势。而作为雇佣军的希腊步兵,往往开始脱产,有更多时间用于行军和操练兵法。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来自城邦公民阶层的希腊重步兵

在文化生活上,希腊人的民族史诗《荷马史诗》在公元前7世纪基本定型。里面洋溢着典型的海洋民族和战斗民族的精神气质,对于希腊人尚武精神的塑造功不可没。

在希腊雇佣军的协助下,赛易斯王朝很快就从尼罗河三角洲的小国中脱颖而出。法老先发制人,对反对他的诸侯软硬兼施,成功统一了三角洲的十几个小国。紧接着,野心勃勃的普萨美提克通过联姻和任命宗教人士的方式,控制了古埃及的旧都孟菲斯和底比斯。最后到了公元前654年-652年,亚述帝国爆发内战,军队主力几乎全部北撤。普萨美提克法老指挥麾下的人马,驱逐了残存的亚述驻军。

至此,第26王朝完成了对埃及的初步统一。这也是历史上最后一个古埃及本民族的统一朝代。这些希腊人又为法老击败了新巴比伦对埃及的进犯,还帮助法老镇压犹太人和叙利亚城邦的反抗。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伴随埃及人作战的希腊步兵 第一次参与两河流域的大规模战争

优厚的待遇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希腊佣兵不仅提升了埃及人战斗力 还带起了一次古埃及的改革开发

在第26王朝法老们的励精图治下,古老的埃及一度回光返照。法老们加强集权,打击神庙权利,重新核算赋税。还积极发展对外贸易,给希腊和腓尼基商人以优惠待遇。一向比较保守闭塞的埃及王朝,因为明君的这次改革开放,一度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对于在复国战争中立下大功的希腊雇佣军,法老的封赏十分优厚。他在尼罗河的支流佩琉西亚河,赐予希腊人两片驻军地。大胆进行改革开放的普萨美提克,还派出埃及子弟到这些军营,学习希腊语言和希腊的军事战术。这两个驻军点一直存在到历史之父希罗多德拜访埃及的时代。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瑙克拉提斯城 成为希腊人在最南方的殖民地

来到埃及的希腊人也获得了比在家乡高很多的社会和经济地位。这些人在家乡可能是政治斗争的被流放者,失去土地的农民。但在职业世袭、阶层固化的古埃及,武士是十分崇高的职业。每个希腊战士都被法老赐予了大概一亩的免税土地。但这些土地不能被继承,只能自己生前享用。

如果普通士兵表现出色,还可以像迈锡尼先民那样进入法老的亲卫部队。这些外籍禁卫军除了份地外,每天还得到约2千克的面包、872克的牛肉和一些啤酒。在当时,这已是相当丰厚的工资了。如果希腊战士在战斗中表现出色,还有机会成为城市的行政长官。比如一个名叫佩冬的希腊人曾到埃及充当雇佣军,因为作战勇敢受到了埃及法老普萨美提克的赏赐,得到了一个御用手镯与一座城市。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守卫神庙的希腊雇佣军

但希腊佣兵认为实物军饷不能保值,一旦食物变质就什么都不是了。于是埃及人将谷物卖给希腊商人,用希腊商人支付的货币给雇佣兵发放工资。之后,在佣兵和希腊商人的建议下,埃及第26王朝发行了埃及最早的金属货币,逐步改变以物易物的传统,开始进一步与国际贸易体系接轨。

随着越来越多的希腊人加入法老的雇佣军团,普萨美提克二世甚至在米利都人的协助下,组建了一支希腊式海军。这群小海军的驻扎地---诺克拉提斯,成了希腊化时代之前,埃及最重要的希腊据点。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希腊雇佣军还帮助埃及拥有了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海军舰队

冲突与融合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尼罗河流域的希腊城市复原图

尽管如此,和后来的希腊化时代相比,这些希腊佣兵对于埃及的开放程度影响十分有限。埃及法老只是看中希腊人的战斗力而加以利用,但在文化上依旧保守。而且整个埃及社会有着极强的排外情绪。

对于立下功勋的希腊雇佣军获得土地,埃及传统的军人阶层颇有不满。在这样的背景下,希腊人与埃及人的冲突不可避免。最后矛盾的导火索是埃及与北非的希腊殖民国家昔兰尼的边疆矛盾。

由于希腊殖民者的战斗力与当地居民的友好关系,来自圣托里尼岛和克里特岛的多里亚人在利比亚的昔兰尼加半岛,建立了一座地理位置最偏内陆的殖民地。当地气候温暖湿润,希腊人也兴建了精妙的水利设施。以多里亚人为主的昔兰尼很快富强起来,并开始驱逐城邦周边的利比亚牧民。于是利比亚国王和第26王朝的第四代法老阿皮瑞斯联合起来,对抗昔兰尼的希腊人。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昔兰尼殖民地的城市遗址

但是埃及法老担心自己麾下的希腊雇佣军面对同族不能拼死力战,于是只带着埃及本族的军队参战。结果贸然赴战的埃及军队伤亡惨重。埃及本土势力趁机造谣,认为法老是故意战败,好让外敌杀死埃及战士,然后自己依靠希腊人稳坐江山。这些人拥立了阿皮瑞斯的兄弟阿玛西斯为新法老,准备抢班夺权。阿皮瑞斯见势不妙,于是选择北上流亡借兵,前往希腊城市寻求赞助。

最后从小亚细亚和塞浦路斯带着希腊佣兵南下的阿皮瑞斯,和领导埃及本土军队的阿玛西斯,在孟菲斯展开了决战。由于是主场作战,阿玛西斯成功地煽动了埃及人的排外情绪,认为这些希腊人和亚述人乃至更早的海上民族一样是残暴的侵略者。于是在法老的号令下,埃及人坚壁清野,在充分地利用荒原和沙漠消耗希腊雇佣军的体力和给养之后,最后与希腊人开战。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以密集方阵前进的希腊重步兵

为了保证绝对优势,阿玛西斯集结了远远多于对手的军队。在布阵上,希腊军队摆出了经典的三个方阵,并将最彪悍的部队集中在中线。所以阿玛西斯专门用加厚的中央步兵方阵去面对希腊方阵的强大冲击力,在侧翼布置战车兵和少量轻骑兵。

但是集群冲锋的希腊雇佣军,依旧远胜自己的埃及同行。在举起盾牌,并以整齐的队列冲向埃及人的行阵时,他们在漫天的箭雨下岿然不动。埃及人投掷的短矛对希腊战士的伤害远比希腊投枪的伤害小。希腊战士在长期训练和体育锻炼中积累的强健体魄,也令埃及人望其项背。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一名典型的古希腊重步兵

看着埃及重步兵被希腊人一排排地突破,阿玛西斯用不断增兵来消耗对手体力。他的弓箭战车则在侧翼牵制希腊人的步伐。最终,阿玛西斯以人数优势取得惨胜,打垮了阿皮瑞斯的希腊部队。但在阿皮瑞斯战败后,这个法老继续从塞浦路斯的希腊城市征兵,第二次入侵埃及。结果这一次,阿玛西斯组织了自己的希腊卫队,并彻底击杀了自己的兄长。

为了安抚希腊人和埃及人的情绪,协调两大族群的关系,埃及本土派喜闻乐见的反攻倒算并没有发生。相反,作为本土代表的阿玛西斯,在亲眼见识了希腊人的勇猛之后,最终还是迎娶了一位西兰尼加的公主,而且还接受了希腊的宗教文化。他在位期间,不断地向科林斯、米利都、德尔菲和昔兰尼的神殿奉献丰厚的祭品。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希腊雇佣兵在古埃及神庙上留下的签名

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缓和希腊雇佣军和埃及人的紧张关系,表明统治者对于希腊文化的接受,从而获得希腊城邦的好感。同时向神庙敬献祭品,也是为了向希腊人展示埃及丰厚的财力,吸引更多希腊裔战士来埃及效力。更进一步说,深谋远虑的法老看到了东方新崛起的波斯人,正在对希腊和埃及造成空前的威胁。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瑙克拉提斯城的埃及式城门复原

最后的岁月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瑙克拉提斯遗址出土的希腊式工艺品

对于本土的埃及势力,阿玛西斯的策略是让埃及本民族的军队保卫边疆的战略要地,以示信任。为了用希腊人镇压国内的反对派势力,也为了体现他的希腊人的宠信,他让希腊人保卫首都,驻扎在尼罗河三角洲。但其实这样做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用财富将希腊人圈养起来,防止他们与本土势力起冲突。所以,阿玛西斯以八面玲珑的外交手腕,埃及迎来了历史上最后的繁荣岁月。

久而久之,发现法老计谋的希腊人也意识到了自己不受信任的根本事实。于是多数希腊人在服役一段时间,获得了足够的财务和名望之后,落叶归根。当然,也有希腊人娶了埃及妻子后,逐步被当地人同化。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波斯帝国的扩张

最终,埃及的希腊雇佣军没有挡住更强大的外敌入侵。公元前525年,在一个对法老不满的希腊雇佣军叛徒的带领下,波斯大军得以穿过令人生畏的大沙漠,进攻埃及本土。这个叛徒建议波斯人请阿拉伯人把水装到骆舵的皮囊里面去,让这些骆駝带着这些水囊到沙漠地带,作为军队的移动补给站。就这样,波斯军队成功越过了沙漠到达了埃及。此时希腊雇佣军依旧是埃及国防的核心。但是承平日久的盛世,已经让那些世袭的埃及战士和希腊-埃及的混血后代,失去了战斗力。

公元前年525年,埃及军队和波斯人在佩露西昂河口展开决战。由于是自己人出了叛徒,所以此战关乎希腊雇佣兵的信誉。何况波斯人已经在数年前横扫了这些希腊战士的家乡城市。于是在开战之前,在外人眼里惟利是图的希腊雇佣军用极其残酷的方式,表示了拼死抵抗的决心。希腊和卡里亚雇佣军们将,叛徒的儿子们当众割喉,然后把血水和酒混成血酒分给全军痛饮,最后慷慨悲歌地投入厮杀。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留在埃及的古希腊佣兵为自己的荣誉而战

鉴于希腊人和埃及人的战斗力差别较大,埃及法老普萨美提克三世指挥由希腊人作为主力的中军,两边才是埃及本民族的队伍。两翼还是弓箭战车和大量轻装的射手。一些来自利比亚和努比亚的雇佣军也加入了他的军队。埃及人的计划是用两翼火力来威慑住对手,然后让希腊人直接冲向波斯军中路。

早在灭亡吕底亚王国时见识过希腊战术的波斯人,早就应对有术。面对那些身披钟罩式铜甲、鳞片铜甲和亚麻甲,手持包铜皮大盾的希腊重步兵,他们决定让自己麾下的希腊和波斯步兵去硬扛。然后在两翼部署重装战车和重骑兵,冲杀那些长期不打仗,战斗力较弱的埃及人。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希腊佣兵同波斯人的血战

战斗一开始,埃及中路的希腊重步兵就按照计划排成严密的阵线,推向波斯的中路。虽然波斯的中线部署了来自爱奥尼亚和埃奥利斯的希腊人,但是面对复仇意志旺盛的希腊雇佣军,这些炮灰还是渐渐动摇了。埃及中线部队慢慢地嵌入了波斯的中线。

但是一切都在波斯人的盘算中。埃及人两翼的人马确实不太善战,面对战马扬起的尘沙和战车隆隆的车轮声就心虚起来。结果在射出几轮弓箭之后就阵脚松动。倒是埃及重步兵却仍旧在敌人的箭雨和冲击之下尽力支持。虽然失去了战车和弓箭手部队的掩护,但是一些埃及重步兵依旧用大盾牌围成了若干个圆圈,为中线的战友拖住敌人,避免全军被包围的厄运。最后,这些装备沉重的埃及重步兵大都坚持到了最后,死于敌人的杀伤或者筋疲力尽。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君临埃及的波斯大王 冈比斯

在埃及人的两翼被消灭之后,波斯人成功的合围了希腊雇佣军。此时希腊雇佣军依旧保持了顽强的斗志和正气的队列,大有与敌人血战到底的气势。但是法老看到大势已去,于是自己驾着战车带着残军逃亡到了孟菲斯去负隅顽抗。他允许尽到职责的希腊人投降,整个战斗才最终结束。

至此,古风时代希腊文化对于埃及的第一阶段输出到此结束。虽然诺克拉提斯的贸易据点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但是文明的互动依旧让埃及和希腊受益匪浅,这也是历史发展的永恒主题。

彼岸的青铜战士:古埃及军队中的希腊佣兵

入侵希腊本土的波斯大军 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埃及人的位置

希腊人帮助埃及建立的海军部队,也成为了后来波斯人入侵希腊本土的大海军力量之一。至于失去希腊人支援的埃及陆军,则彻底沦为了世界争霸舞台上的配角,他们甚至都没有出现在后来入侵希腊的波斯大军序列中。尽管他们实际上还是在后来的内战中为波斯宗主立下的汗马功劳,却已经无法改变自己彻底衰落的事实了。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