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

他是个苦命的孩子。刚出生不久,父母就被反动民团残忍杀害,他被抱到松毛岭脚下的养父母家生活。

在他六岁那年,当地发生松毛岭保卫战。由于敌强我弱,战斗异常残酷,处处硝烟弥漫,血肉横飞。无数战士在这场七天七夜的血战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看到参与医疗救治的养母和几个大人从满目疮痍中抬回一个个血肉模糊的伤员,他吓得连哭都不会了。那一幕幕悲壮,从此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几天后,在距松毛岭不远处的南山镇中复村观寿公祠前,红军举行万人誓师会,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的养父和众多亲人们也随军出发。望着红军远去的背影,当地乡亲们不断祈求他们能平安归来。然而,没过多久便传来噩耗:在江西罗田的战斗中,养父和许多宗亲都壮烈牺牲。

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

抗战胜利后,他参加剿匪。当时,土匪藏在松毛岭的一个山窝里,为了逼土匪现身,战士们在山上放了一把火。大火过后,土匪投降了,但眼前的景象令他潸然泪下:随着茂密的青草化为灰烬,只见漫山遍野的尸骨,这些都是当年在松毛岭战役中冲锋陷阵英勇献身的无名烈士。那一刻,他想起战死他乡的养父,以及为革命牺牲的40余条宗亲生命。

让英魂安宁!这股信念像根一样扎进他的心里。他噙着泪与当地村民们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将一块块散落的战士遗骸捡回,集中安葬,并为他们筑起了一座朴素的墓碑。在松毛岭战役中牺牲的烈士们,终于有了灵魂安息之所。

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

从此,他把对父亲和亲人的哀思转化为对牺牲在松毛岭烈士的敬意。由于无从知晓他们的姓名,他在这座两米多高的墓碑上为英雄们刻上了统一的名字——“红军”。这里埋葬着一个个为了民族独立和国家崛起付出宝贵生命的英烈,他们值得世人永远铭记,然而他们身故后竟连名字都无人知晓。他决定为这些无名烈士们“找名字”,找回他们存在的证明,找回他们应有的尊严。

有的烈士家属全部遇难,有的政府没有登记入档,有的红军父辈识字少,起的名字都大致相同。为了确认烈士身份,他拿着登记表,顶着骄阳、踏着严霜四处走访幸存的老红军战士、五老人员,一一核实烈士们的信息。有时,他走访多家多户也未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他依旧初心不改,一遍遍地诉说着为烈士们“找名字”有多重要。在他的感召下,这片红土地上的许多党员干部都加入了为英雄们找名字的队伍。他把1928到1934年长窠头村参加革命的烈士名单整理成册,并把自己在寻找烈士名字的过程中听到的故事一一记录下来。光阴飞逝,当年和他一起寻找烈士的党员干部相继离开了人世,但他说,哪怕只剩下他一人,也要竭尽全力地找下去……

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

渐渐地,墓碑上的“红军”变成了一个个鲜活的英雄呈现在世人面前。每找到一个名字,他都会买上香烛,与家族子孙一道来到墓碑前,洒一杯酒鞠一个躬,告慰英烈的在天之灵。平日里,他都会上那儿转转,清除杂草、擦拭墓碑。

他生活简朴,常年吃馒头蘸酱,多年未曾添置新衣,却腾出祖屋,拿出毕生积蓄,自费筹建红色展馆,把所收集到的革命资料一一陈列出来:泛黄的松毛岭保卫战剪报、黑白旧照片、红军在驻扎的民房土墙上写下的标语……

若要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下一代。为了让更多后辈了解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感悟先烈们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的精神,他常去当年红军誓师的观寿公祠,向后辈们义务讲解革命先辈们的故事。随着年岁增长,他的腿脚不再利索,便把讲故事的地点挪到了自己家中。此时,他虽已满头白发、牙齿不全,但一说起当年英烈们保家卫国的那段峥嵘往事,依旧精神矍铄、声音洪亮。

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

他说,虽然那个烽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时代过去了,但我们永远不能把他们忘记。守护他们,就是守住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红色历史,守住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血液里那股荡气回肠的信念。

他将自己的生命之光隐于默默守望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一生都在践行两个字——“红”“心”。他常说:“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现在,他已经是一个九十一岁高龄的老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守多久,但只要一息尚存,他都会一直守护着,这是他惟一的使命。

他是钟宜龙,松毛岭战斗烈士的“守魂人”。

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

来源:海峡通讯

  转载声明:此文章内容及图片来源网络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九十多岁老人一直守护着红军:“我不会走,就在这儿,因为他们还在这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